1. <dd id="akw9h"><track id="akw9h"></track></dd><form id="akw9h"><acronym id="akw9h"></acronym></form><form id="akw9h"><tr id="akw9h"></tr></form>

      <dd id="akw9h"><pre id="akw9h"></pre></dd>
      <em id="akw9h"></em>

      <em id="akw9h"><object id="akw9h"></object></em>
    2. 今天是:
    3. 您當前位置:首頁 >> 法院文化 >> 博文集錦

      閑不住的母親

      2018-11-19   舒城縣人民法院   作者:喬金敏   閱讀數:8372 【字體:  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 保護視力色:

      母親離開我們,算起來已有十個年頭了??晌腋杏X她并沒走遠。她那忙來忙去的身影,春風一樣,總在我的眼前縈繞、飄蕩,讓我感知她的溫暖、和煦。

      母親的一生是忙碌的一生,勞累的一生。生在舊時代的小女人,非常幸運的是既沒有像香姑那樣的“小大腳”,也沒有像外婆那樣的“三寸金蓮”,而是擁有一雙結實而自由的正常大腳,堅實而匆忙地走在大地上,為生活東奔西跑。

      自小就作為童養媳的她,孝敬公婆,敬畏丈夫。晨起灑掃庭除,洗衣做飯;晚來喂養牲畜,掌燈縫衣……年復一年,造就了她一副閑不住的性情和手腳。后來,隨著兒女的呱呱落地,忙碌得像陀螺一樣的母親,更沒有停歇過。

      母親一生共生養了七個兒女,幸存者只有現在的我們兄妹三人。我可是母親的“關門弟子”,而最受她老人家的寵愛。所不盡如人意的便是自小就患上小兒麻痹癥的哥哥,母親唯一的兒子,又增加了她的忙碌和擔憂。

      我清晰地記得,就在農村即將分產到戶那年,父親不幸患病去世,家里主要的男勞動力失去了,哥哥微弱的勞動能力承擔不了家庭的重擔,姐姐出嫁,我尚年幼,家里家外,都憑母親一個人的操勞。

      面對荒蕪的“一畝三分地”,母親沒有哭泣。而是像男人一樣挺起腰桿,整田打壩,修渠挖涵,苗秧布種……

      最緊張的便是那個時期的“雙搶”。母親幾乎沒睡過整夜覺。雞叫頭遍,母親就起床悶上一大鍋稀飯;雞叫二遍,母親已經在田里了;雞叫三遍,天已大亮,母親回家吃早飯,把剩下的稀飯涼在盆子里。

      中午時分,我親眼看到,大汗淋漓而又饑腸轆轆的母親,脫下一身滿是泥漿的衣服,像久旱逢甘霖一樣,端起一大盆稀飯就“咕嚕,咕?!钡睾戎?/p>

      種莊稼是離不開水的,尤其是在搶收搶種季節,為尋水源灌溉稻田而爭吵是鄰里難免的事。一大早,我就聽到嚷嚷聲,原來是別人在夜間從我家責任田里過水,被母親發現了,看著白花花的水在流失,驚慌失措的母親一屁股就坐在“田缺”上,堵住流水,可母親的淚水卻止不住地往下流……

      母親時常想起,父親臨終前拉著她的手,含淚說出的那句話:“你要為兒子找一房媳婦,喬家就這么一條根,香火不能斷??!”

      于是,在鄰縣桐城的大山村里,便出現了母親那瘦高而清秀的身影,為父親找來了一房兒媳,生下一對可愛的孫女孫兒。

      可是,誰承想,就在嫂嫂生下第二個孩子時,因產后風病故了。既當奶奶又當娘的母親,哪里有歇的時候啊,日日夜夜呵護著父親的“重托”,喬家的大孫子,忘了什么叫疲與累。

      時光就這樣在母親的忙忙碌碌中匆匆而過。孫兒拉扯大了,母親也老了。我實在不忍心讓已到花甲之年的母親仍是家里家外,田上田下,忙個不停。便提出要把她接到城里和我住在一起,可是母親怎么著也不愿意,說待在城里沒有田地、菜園、牲口忙著,甚是著急。一著急,難免會憋出病來。

      我扭不過她,只能繼續享用著她從鄉下帶來的肥壯的雞鴨、新鮮的蔬菜、香甜的瓜果,還有那我最愛吃的,母親親手栽種親手制作的黑芝麻面……讓我的頭發至今仍烏黑油亮。

      時間是把殺豬刀,不殺人,殺歲月。在我一再的勸說下,終于把年邁的母親從鄉下接到城里??墒撬睦镩e得住啊,不光幫我照看孩子,還把家務事全包。

      下班回到家,我一眼就看到整齊地擺在餐桌上的飯菜,熱氣騰騰地瀲滟著母親笑吟吟的守候。

      空閑時,母親要不在小區的墻角壇邊種上蔬菜,要不就戴上老花鏡縫補那些舊衣服……

      有一次,母親睡覺時不慎從床上摔了下來,骨折住院了,躺在病房,這可把她急得不得了,還沒痊愈,就吵著要出院。

      回來后,我就堅決不讓她再做事了,讓她看看電視什么的,她表面上是答應了,可趁我不家時,拄著拐杖,又在忙這忙那。為此,我便與她大吵一場,她說不讓她做事,就這么干巴巴待著,比死還難受。最后達成的協議是,一日三餐的鍋碗仍給她洗涮。

      每當我看到母親把拐杖靠在水池旁,伸著像古樹一樣粗糙的雙手,顫巍巍地搓洗著抹布,右手無名指上帶了幾十年的頂針,與鍋碗碰撞發出聲響時,我的心中就不知道充滿了多少辛酸與無奈!

      仿佛春蠶吐盡了她的最后一口絲。我那麥秸稈般質樸的母親到底長久歇息了,無論她愿不愿意,答不答應??伤肋h活在女兒的心里,如同她生前種植的莊稼一樣,郁郁蔥蔥……

    4. Copyright ?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: 舒城縣人民法院
      地址:安徽省舒城縣經濟技術開發區三里河路 郵編:231300 電話:0564-2780564 E-mail:laglj@126.com
      網站備案:皖ICP備18021500號-1 技術支持:安徽雷速?
    5. 舒城法院官方微博

    6. 舒城法院官方微信

    7. 真钱诈金花游戏